菜单

用人腐败,今日中国非常需要一批猛将良才

2019年4月3日 - 澳门新萄京8522
用人腐败,今日中国非常需要一批猛将良才

图片 1
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(资料图)

图片 2

  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今日在《解放军报》刊文指出,今日中国,又一次处在历史的关头,虽不是“亡国灭种”的关头,却是民族伟大复兴实现突破的关头,非常需要一批猛将良才,需要大批新事业的拥护者、实践者、开拓者。

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在《解放军报》刊文指出,今日中国,又一次处在历史的关头,虽不是“亡国灭种”的关头,却是民族伟大复兴实现突破的关头,非常需要一批猛将良才,需要大批新事业的拥护者、实践者、开拓者。

  以下是解放军报原文:走出甲午 迎接变革再创辉煌

“一代人要有一代人的担当;历史的接力棒交到了我们手里,必须要有勇气、有胆识、有担当”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主席带领全党、全军、全国各族人民以无比的坚毅和果敢,开启了强国强军的新征程。

  时间迈入乙未年已经数月,但过去一年国内思想文化界由中日甲午战争带来的历史反思,仍然让人记忆犹新。反思甲午是为了走出甲午。只有充满现实关切,把历史殷鉴转化为摆脱文化痼疾、推动时代进步的动因,反思甲午才能真正达到目的。

图片 3

  正如66年前,当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宣告“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”的时候,我们刚刚确定的《国歌》仍然是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……”铭记历史、开创未来,这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,也是一支军队应该具备的文化品格。

宏阔的世界眼光

  上将是我军著名的战略理论家。他的战略研究最早是通过文学的方式进入的。从《恶魔导演的战争》到《那就是马尔维纳斯》《攻击攻击再攻击》,刘亚洲不仅留给当代文学很多名篇佳作,而且其中嵌入的战略思考对当代军事思想研究产生了深刻影响。这也生动说明,文化赋予军事独特的力量!

图片 4

  对国家民族落后挨打的痛苦记忆,体味最深的莫过于军人。当时间跨过甲午年的时候,让我们再来感受那段悲情历史留给一位当代高级将领的现实思考。

落后的民族不一定是贫穷的民族,但一定是思想保守的民族;落后的军队不一定是装备劣势的军队,但一定是观念陈旧的军队。

  ——编者

16世纪地理大发现,中国从想象的世界中心变成现实世界体系中的孤岛。

  刘亚洲

昧于世界大势,决定了历史发展的命运,也决定了战争的结局。

  在中日《马关条约》签订120周年及日本接受《波茨坦公告》签署投降书70周年之际,为实现中国梦发愤图强的中华儿女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:如何彻底摆脱甲午悲催投下的阴影,创造中华民族新的辉煌?

甲午之败,虽然败在海上,实则败在心上。眼为心灵之窗,缺乏世界眼光,是由于心的混沌。

  历史长河的每一次巨涛,都会卷进一代民族精英献出生命的祭奠。从孙中山到毛泽东,再到邓小平,毕生都在带领中华民族破解走出甲午的历史难题。

即使“中国近代睁眼看世界第一人”的林则徐,竟也深信英军“腿足裹缠,结束紧密,屈伸皆所不便”,哪怕“乡井平民,亦尽足以制其死命”。国人此种见识眼光,焉有不败之理。

  “一代人要有一代人的担当;历史的接力棒交到了我们手里,必须要有勇气、有胆识、有担当”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主席带领全党、全军、全国各族人民以无比的坚毅和果敢,开启了强国强军的新征程。

我们再看看甲午前的两份礼单。

  1、宏阔的世界眼光

一份是1793年英国特使马戛尔尼来华时送给乾隆皇帝的礼品:蒸汽机、天体运行仪、榴弹炮、连发手枪、望远镜等;第二份是23年后英国阿美士德使团送给清廷的礼品:香水、呢绒、玉石、美酒、画像、镜子、瓷器、玻璃烛台等。

  落后的民族不一定是贫穷的民族,但一定是思想保守的民族;落后的军队不一定是装备劣势的军队,但一定是观念陈旧的军队。

第一份礼品代表欧洲工业革命最先进水平,是西方世界近代化光芒第一次照向中国。遗憾的是,这些科技含量及军事价值极高的东西,却被清王朝当作奇淫巧技不屑一顾。鸦片战争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时,竟发现包括英国制造的天文仪器等被堆放在一间厕所里。由此中国失去了学习西方,尽早进入军事近代化历程的一次绝佳机遇。

  16世纪地理大发现,中国从想象的世界中心变成现实世界体系中的孤岛。

甲午惨败早已从这两份礼单的变化中就埋下了伏笔。失败的深层原因之一,无疑是缺乏世界眼光。没有世界眼光的民族,不仅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而且必然沦落到被动挨打的境地。固步自封、夜郎自大,使中国与西方世界之间隔置了一道可怕的屏障,阻碍了中国及时更新自己,阻断了中国及早汇入世界潮流。在如此蒙昧守旧民族心理笼罩下的清朝军队,面对战争犹如黑暗中行船,终难逃脱葬身大海的厄运。

  昧于世界大势,决定了历史发展的命运,也决定了战争的结局。

同样是在中国,抗日战争时期,中国的国力、军力与日本相比,远不如甲午时期中国对日本的国力、军力,然而中国取得了彻底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世纪辉煌。这里的原因很多,其中十分重要的就是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有时代最先进思想文化火炬的指引,中华民族的精神获得了空前的解放,中国军民激发了与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,必然造成陷敌于灭顶之灾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。

  甲午之败,虽然败在海上,实则败在心上。眼为心灵之窗,缺乏世界眼光,是由于心的混沌。

改革开放30多年来,中国经济日益融入世界。应该说在许多方面中国正在快速地与世界接轨。比如贸易、金融等。但是在思想文化领域,我们还缺乏世界眼光。尤其在军事文化领域,我们还显得有些保守。过去几次的军队改革,不能放眼世界,学习先进,习惯于关起门来搞方案,自我欣赏,自我陶醉。

  即使“中国近代睁眼看世界第一人”的林则徐,竟也深信英军“腿足裹缠,结束紧密,屈伸皆所不便”,哪怕“乡井平民,亦尽足以制其死命”。国人此种见识眼光,焉有不败之理。

习主席深刻指出,“在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,谁思想保守、固步自封,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,陷于战略被动”。这既是对中国近代史上落后挨打原因的深刻总结,也是对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规律的深刻揭示。

  我们再看看甲午前的两份礼单:一份是1793年英国特使马戛尔尼来华时送给乾隆皇帝的礼品:蒸汽机、天体运行仪、榴弹炮、连发手枪、望远镜等;第二份是23年后英国阿美士德使团送给清廷的礼品:香水、呢绒、玉石、美酒、画像、镜子、瓷器、玻璃烛台等。

军事领域是最需要世界眼光的领域,同时又是思想最容易守旧的领域。钱可以买来先进武器装备,但绝对买不到先进的军事思想文化。甲午战争前清政府买到了当时世界最先进的军舰枪炮,但腐朽王朝下的清廷军队与经过明治维新的日本军队相比,官兵的思想观念和军事战术已经出现了代差。

  第一份礼品代表欧洲工业革命最先进水平,是西方世界近代化光芒第一次照向中国。遗憾的是,这些科技含量及军事价值极高的东西,却被清王朝当作奇淫巧技不屑一顾。鸦片战争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时,竟发现包括英国制造的天文仪器等被堆放在一间厕所里。由此中国失去了学习西方,尽早进入军事近代化历程的一次绝佳机遇。

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:不走出农耕时代养成的守旧民族心理、落后思想观念、惯性文化生态,中国将难以真正走出甲午。

  甲午惨败早已从这两份礼单的变化中就埋下了伏笔。失败的深层原因之一,无疑是缺乏世界眼光。没有世界眼光的民族,不仅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而且必然沦落到被动挨打的境地。固步自封、夜郎自大,使中国与西方世界之间隔置了一道可怕的屏障,阻碍了中国及时更新自己,阻断了中国及早汇入世界潮流。在如此蒙昧守旧民族心理笼罩下的清朝军队,面对战争犹如黑暗中行船,终难逃脱葬身大海的厄运。

一支朝气蓬勃的军队总是有着海纳百川的精神,时刻准备拥抱新思想的曙光。新军事变革的时代就像一个高速转动的圆盘,如果在圆盘的边缘,一不小心就会被甩下去。要想跟上时代变革的步伐,不被甩下去,就要到变革浪潮的中心去。

  同样是在中国,抗日战争时期,中国的国力、军力与日本相比,远不如甲午时期中国对日本的国力、军力,然而中国取得了彻底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世纪辉煌。这里的原因很多,其中十分重要的就是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有时代最先进思想文化火炬的指引,中华民族的精神获得了空前的解放,中国军民激发了与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,必然造成陷敌于灭顶之灾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。

世界眼光是民族精神和思想文化十分重要的内涵。具有世界眼光,就是站在中国看到世界,看到中国在世界的位置,看到中国与世界的关系,明白中国所处的历史方位。具有宏阔的世界眼光,就要站在时代的高度,以全球化的视野,以战略性思维,对中国和世界的事情历史地看、发展地看、辩证地看、理性地看,把握时代主题,超前预测未来,登高临远,立足潮头。

  改革开放30多年来,中国经济日益融入世界。应该说在许多方面中国正在快速地与世界接轨。比如贸易、金融等。但是在思想文化领域,我们还缺乏世界眼光。尤其在军事文化领域,我们还显得有些保守。过去几次的军队改革,不能放眼世界,学习先进,习惯于关起门来搞方案,自我欣赏,自我陶醉。

走出甲午,中国军队必须要有宏阔的世界眼光,超越旧时代的局限性,超越传统经验的局限性,把思想的触角伸向海洋和浩瀚的太空,冲破农耕社会保守观念的束缚,突破机械化时代思维定势的羁绊,以前无古人的思想解放推进军事理论创新,积极应对战争形态变化的新挑战。

  习主席深刻指出,“在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,谁思想保守、固步自封,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,陷于战略被动”。这既是对中国近代史上落后挨打原因的深刻总结,也是对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规律的深刻揭示。

习主席指出:“现在,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,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,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。”习主席亲自谋划制定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突显了新一代共产党人的大视野、大胸怀、大手笔。“识天宜听风,临流须观澜。”

  军事领域是最需要世界眼光的领域,同时又是思想最容易守旧的领域。钱可以买来先进武器装备,但绝对买不到先进的军事思想文化。甲午战争前清政府买到了当时世界最先进的军舰枪炮,但腐朽王朝下的清廷军队与经过明治维新的日本军队相比,官兵的思想观念和军事战术已经出现了代差。

今天,划地为界,高筑壁垒的时代已经过去。我们正处在从陆地走向海洋、从天空走向太空、从工业时代进入信息时代的历史进程中。顺应军事变革的历史潮流,就能拥有光明的未来。

  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:不走出农耕时代养成的守旧民族心理、落后思想观念、惯性文化生态,中国将难以真正走出甲午。

图片 5

  一支朝气蓬勃的军队总是有着海纳百川的精神,时刻准备拥抱新思想的曙光。新军事变革的时代就像一个高速转动的圆盘,如果在圆盘的边缘,一不小心就会被甩下去。要想跟上时代变革的步伐,不被甩下去,就要到变革浪潮的中心去。

强烈的忧患意识

  世界眼光是民族精神和思想文化十分重要的内涵。具有世界眼光,就是站在中国看到世界,看到中国在世界的位置,看到中国与世界的关系,明白中国所处的历史方位。具有宏阔的世界眼光,就要站在时代的高度,以全球化的视野,以战略性思维,对中国和世界的事情历史地看、发展地看、辩证地看、理性地看,把握时代主题,超前预测未来,登高临远,立足潮头。

图片 6

  走出甲午,中国军队必须要有宏阔的世界眼光,超越旧时代的局限性,超越传统经验的局限性,把思想的触角伸向海洋和浩瀚的太空,冲破农耕社会保守观念的束缚,突破机械化时代思维定势的羁绊,以前无古人的思想解放推进军事理论创新,积极应对战争形态变化的新挑战。

天下虽安,忘战必危。时刻不忘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,才有民族伟大复兴的希望。

  习主席指出:“现在,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,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,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。”习主席亲自谋划制定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突显了新一代共产党人的大视野、大胸怀、大手笔。“识天宜听风,临流须观澜。”今天,划地为界,高筑壁垒的时代已经过去。我们正处在从陆地走向海洋、从天空走向太空、从工业时代进入信息时代的历史进程中。顺应军事变革的历史潮流,就能拥有光明的未来。

对一支军队而言,置之死地而后生可贵,更可贵的是识祸患于未萌,时刻保持着面向未来的忧患意识。

  2、强烈的忧患意识

在我们民族的历史上,和平环境下从来不缺笙歌阵阵,而厌于尖利警世的忧患之声。

  天下虽安,忘战必危。时刻不忘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,才有民族伟大复兴的希望。

鸦片战争后,中国这头东方睡狮一度从梦中惊醒。满清王朝本该忧患于心,改弦更张。然而,“睡狮”只是翻了个身,又再次睡去。及至甲午战争来临,朝野上下仍然沉浸于“天朝上国”的梦幻中不能自拔。

  对一支军队而言,置之死地而后生可贵,更可贵的是识祸患于未萌,时刻保持着面向未来的忧患意识。

社会变革是被革命威胁逼到墙角的结果,危机和失败的忧患推动了改革。然而,当忧患的压力降低时,苟安倾向又将代替改革。缺乏面向未来的忧患意识,就只能失去变革发展的良机,在历史发展的潮流中被动挪步。

  在我们民族的历史上,和平环境下从来不缺笙歌阵阵,而厌于尖利警世的忧患之声。

安于现状,不思变革,有着深刻的历史逻辑和文化基因:农业经济造就了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性格,这种文化性格重塑入主中原的所有游牧民族,使他们由马背而钻入轿子,悠悠然间丧失血性,更难保此前的忧患意识。曾经横扫亚欧的蒙古铁骑是这样,马踏中原的八旗军也是如此。

  鸦片战争后,中国这头东方睡狮一度从梦中惊醒。满清王朝本该忧患于心,改弦更张。然而,“睡狮”只是翻了个身,又再次睡去。及至甲午战争来临,朝野上下仍然沉浸于“天朝上国”的梦幻中不能自拔。

中华民族缺少欧洲那样的启蒙运动,精神重压导致民族无法完成现代性格的塑造。百年来,我们一直是在两个极端中摇摆:或者夜郎自大,或者讳疾忌医。战后本应反省,努力塑造全民族的忧患意识,励精图治,富国强兵,因为心理上的不成熟而走向悲情,异化成了弱国心态。这种心态的突出表现,不愿正视对手的长处,甚至不容许有人讲对手值得学习的地方。

  社会变革是被革命威胁逼到墙角的结果,危机和失败的忧患推动了改革。然而,当忧患的压力降低时,苟安倾向又将代替改革。缺乏面向未来的忧患意识,就只能失去变革发展的良机,在历史发展的潮流中被动挪步。

甲午之战后,日本历史小说家司马辽太郎撰写了长达几百万字的《坂上之云》,后被改编成长达20多小时的13集电视剧,系统总结反思他们称作“日清战争”的经验教训,看后使人震撼。

  安于现状,不思变革,有着深刻的历史逻辑和文化基因:农业经济造就了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性格,这种文化性格重塑入主中原的所有游牧民族,使他们由马背而钻入轿子,悠悠然间丧失血性,更难保此前的忧患意识。曾经横扫亚欧的蒙古铁骑是这样,马踏中原的八旗军也是如此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掌握太平洋战争开战关键的日本旧海军军令部的参谋们,秘密聚集在一起举行“海军反省会”,讨论战败的原因,反省会每月一次,从1980年到1991年的11年间共举行了131次,实在值得我们深省。

  中华民族缺少欧洲那样的启蒙运动,精神重压导致民族无法完成现代性格的塑造。百年来,我们一直是在两个极端中摇摆:或者夜郎自大,或者讳疾忌医。战后本应反省,努力塑造全民族的忧患意识,励精图治,富国强兵,因为心理上的不成熟而走向悲情,异化成了弱国心态。这种心态的突出表现,不愿正视对手的长处,甚至不容许有人讲对手值得学习的地方。

最大的危险是看不到危险。

  甲午之战后,日本历史小说家司马辽太郎撰写了长达几百万字的《坂上之云》,后被改编成长达20多小时的13集电视剧,系统总结反思他们称作“日清战争”的经验教训,看后使人震撼。

当年八国联军侵略瓜分中国的忧患并未解除,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在演绎。西方敌对势力始终没有放弃西化分化中国的图谋,在台湾、西藏、新疆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的斗争一直没有消停,近日西方7国集团联合发表关于南海问题的声明,不能不说是释放出又一个围堵中国的信号。国内一批腐败分子内勾外联,沆瀣一气,吞噬着国家民族的命根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